关于清明的诗词 召唤并复活那些梦里的时光

发布时间:2021-04-06 14:31:07来源:新京报

休闲爱好 文艺生活】导语: “扬州清明日,城中男女毕出,家家展墓。虽家有数墓,日必展之。故轻车骏马,箫鼓画船,转折再三,不辞往复。监门小户亦携肴核纸钱,走至墓所、祭毕,则席地饮胙……是日,四方流离及徽商西贾、曲中名妓,一切好事之徒,无不咸集。长塘丰草,走马放鹰;高阜平冈,斗鸡蹴踘;茂林清樾,劈阮弹筝。浪子相扑,童稚纸鸢,老僧因果,瞽者说书,立者林林,蹲者蛰蛰。日暮霞生,车马纷沓……”

此明末张岱在《陶庵梦忆》中追摹的扬州清明盛况。轻车骏马,箫鼓画船,扫墓饮胙,袨服靓妆,路旁野市,商人名妓,茂林弹筝,儿童纸鸢,老僧因果……鱼贯雁比之景观,如一幅三十余里的画家长卷,尽现目前。

张岱的梦忆,在生活方式迥然不同的今天,于我们更是梦中之梦。这个古老的诗意栖居之梦,仍活在汉语中,活在我们心里。

以下几首清明诗词,关于一场雨、一个湖、一个村庄和一场艳遇,让我们借文字的想象,召唤并复活那些梦里的时光。

 做行人或做雨,随你的意

《清明》

杜牧

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
借问酒家何处有?牧童遥指杏花村。

虽然诗题叫“清明”,但谁才是这首诗的主角呢?清明节,行人,牧童?抑或雨,杏花村?或许读者各有答案,我的答案是雨。如果要选择做行人、牧童或杏花村,我选择做雨。

在这首诗里,最自在、最安静的是雨,最幸福的也是雨。你在路上行走,雨从天空飘落,落进泥土,落上草木,万物都在雨中呼吸。雨纷纷落下,不是霏霏,也不是绵绵,你从中听到轻盈,几乎像一个神圣的梦。

为什么我不愿做诗中的“行人”?因为他困在自己的念想中。他想着自己羁旅他乡,愁苦着人生,所以走得十分疲惫,他不在这场雨的梦中。也许他本可以如东坡的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,那就不会“欲断魂”,当然也就不会有这首诗了。

如果按照正常的逻辑,路上行人指的就是诗人自己。但诗歌可以反常,往往不讲逻辑,路上行人会不会指上坟扫墓的人呢?仅此一想,诗中风景陡然一变。如果走在路上的是扫墓之人,他们对逝者的追思,与清明时节雨纷纷,便形成一个整体的哀悼氛围。

不论是诗人自己因羁旅而愁苦,还是在路上看见扫墓人的哀思,他都感到了悒郁。借问酒家何处有?也许出于偶然,恰好他问路的人是一个牧童,也许是他写诗时的创造,我要说的是,牧童在诗的感觉中画龙点睛。

想想“牧童骑黄牛,歌声振林樾”,以及也许受此启发而创作的歌词“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牧童的歌声在荡漾”。“牧童”一词本身就象征着乡村生活的淳朴宁静,对于漂泊困顿的旅人更具有乌托邦色彩。

牧童的回答很有意味,“遥指杏花村”。“杏花村”不是不一定,是一定不是真的村名。如果牧童所指的村子就叫杏花村,所以诗人才说杏花村,那么诗意便荡然无存。牧童遥指的,是一片杏花盛开的地方,这样的结句才更开阔,也更让诗人和我们去想象。

行人或作为行人的诗人延颈张望,他的目光也许惆怅,也许被杏花照亮。最后,朝着那片花开的方向,他踽踽独行,消隐于烟雨迷蒙之中。

 

[责任编辑:fw017]

1/4

下一页 查看更多文艺生活信息 »

上一条:恐龙和昆虫 谁是生命进化中的赢家

下一条:唐诺作品《声誉》 严肃文学的读者该不该有消费者意识

猜你喜欢
推荐阅读
推荐热图

湖北一画家历时两

清代京官大部分生

粤剧《红头巾》斩

中国人为什么喜欢

回到枫网首页
枫网解梦历史秘闻知青之歌拜佛求签 健康养生养老生活放眼世界孝敬父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