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家晒泰戈尔亲笔诗笺 系泰翁第一次坐火车时所写

发布时间:2015-12-01 10:32:20来源:新民晚报

泰戈尔诗笺.jpg

原创作品网 名家名作】初来寒舍的友人,往往对客厅墙上挂着名家书写的吉光片羽津津乐道,十之八九驻足在一帧英文题辞前饶有兴趣,有懂英文的也弄不清楚谁写的,我总笑而不答,碰到逼问的才如实相告,“噢!是泰翁啊!这人你也有啊?”我开始得意起来,告诉人家这是印度诗圣泰戈尔亲笔书写《吉檀迦利》中的诗句:

Thou hast made me known to friends whom I knew not。

Thou hast given me seats in homes not my own。

Thou hast brought the distant near and made a brother of the stranger。

就是这部《吉檀迦利》的诗集,让泰戈尔在1913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,也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亚洲人。

泰戈尔于1916年5月起程赴美,途经日本停留了三个多月,所到之处受到日本民众的热烈欢迎,泰翁平生第一次乘坐火车,异常兴奋地登上车头参观,并在一张洒金笺上用英文书写了一段《吉檀迦利》中的诗句,亲赠火车司机表示感谢。还好这句诗的译文倒不费周折,冰心曾翻译过这本《吉檀迦利》,现成拈来:“你使不相识的朋友认识了我。你在别人家里给我准备了座位。你缩短了距离,你把生人变成弟兄。”落款是罗宾德拉纳特·泰戈尔。

如今这位文化巨匠的手迹从东瀛流到中国,入藏寒舍不能不说是缘分使然,泰戈尔的名字不仅连缀着徐志摩、陆小曼、林徽因、梁启超、胡适等诸多崇拜者的名字,且与上海的渊源也非同一般,他三次造访中国,三次来到上海,这是他在1924年4月至5月、1929年3月和6月的逗留地。他的来访无疑是20世纪20年代中国文化界的盛事,不过也引来知识界两派对立的纷争,争论的焦点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孰优孰劣,郭沫若首以一篇《泰戈尔来华之我见》掀起了反对泰戈尔的浪潮,当年最早将泰戈尔作品介绍给国人的陈独秀也发表多篇评论,恭请泰翁“不必多放莠言乱我思想界”,就连鲁迅也语带讽意:“印度的诗圣泰戈尔先生光临中国之际,像一大瓶香水似地很熏上了几位先生以文气和玄气。”与此相反的是,梁启超与泰戈尔神交已久,一见如故,甚至给他取了个含义深长的中国名字“竺震旦”,胡适称泰戈尔为“最可爱最可亲的一个人”、“是诗哲,并且是革命的诗哲,中国文化受印度影响很大”,亲自主持北平学界为泰戈尔举办64岁生日祝寿会。徐志摩则毫不隐瞒对泰翁的崇敬之心:“可称之曰圣、曰美,实与常人不同。”就在泰翁乘坐的轮船抵达上海的当天,志摩等三十余人早在汇山码头翘首以盼,一拥而上给他戴上花环,泰翁见了欢迎他的中国友人也情不自禁说:“不知什么缘故,到中国就像回到故乡一样。”

的确,上海向泰戈尔敞开了友好的胸怀,在沪期间志摩以接待人和翻译身份不离泰翁左右,偕同共去龙华赏桃花、参观哈同的“爱俪园”、赴杭游览西湖等地,与文化界人士广泛接触并出席各界欢迎他的集会,多次作了公开演讲宣传他的理想:爱、宽容及和平。数年后他重访上海时,直接住进徐志摩的家中,亲如家人,志摩也是从他身上找到了爱、美、自由等一切他所崇敬的元素,融入诗人的血液里。

“天空不曾留下飞鸟的痕迹,但我已经飞过。”泰戈尔要走了,徐志摩告别时问他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,泰戈尔回答:“我把心落在中国了!”

如今在上海“四明邨”外墙上,还可以看到刻着泰戈尔的诗句,走到南昌路茂名路口,耸立着泰翁的雕像,他正以睿智的目光静静凝视着这座熙来攘往的魔都。

[责任编辑:fw015]
查看更多名家名作信息 »

上一条:宋代人民的“小资”生活:游山玩水看演出 追求美食

下一条:历时近6年《中日韩共用常见808汉字表》发布

猜你喜欢
推荐阅读
推荐热图

“四大名著”提法

国画名家齐白石书

书画鉴定家金运昌

书法名家:王友智

回到枫网首页
枫网解梦历史秘闻知青之歌拜佛求签 健康养生养老生活放眼世界孝敬父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