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旬老人撰万余副楹联 生花妙笔写尽普通人功业

发布时间:2015-11-20 16:36:57

八旬老人.jpg

他写贺联、寿联、挽联、婚联,竟写了万余副,这是一种怎样的坚持。每一副对联,他都倾注心血,激情昂扬,韵味悠长,年近八旬的他还保持着旺盛的精力

我认为尊长仇克询写对联的本事是天生的。仇老平时忙于政务,写对联是半路出家。他没有进行过专业训练,却一发不可收拾,情有独钟,洋洋洒洒,势不可挡。他写贺联、寿联、挽联、婚联,竟写了万余副,两千人,这是一种怎样的坚持!每一副对联,他都倾注心血,激情昂扬,韵味悠长,年近八旬的他还保持着旺盛的精力,这是一种怎样的创作才情!

仇老是一位官员,少不了官场应酬,但写得最多的还是平民百姓。他没官气,接地气,他来自农村,回报平民,他与普通百姓血脉相连,一起跃动,他用如椽大笔为芸芸众生树碑立传。

大画家范曾说过,好对联的标准是:骈文面貌、诗词韵味、散文风骨。范曾学养深厚,对传统文化亦有造诣,他的总结高屋建瓴、言简意赅。按照这样的审美标准,仇老的对联应是上品。

敢用雄词奇语来写凡夫俗子

我总认为那些雄词奇语是用来形容大人物的。毛泽东逝世后,收藏家、诗词家、书画家张伯驹送的挽联是:覆地翻天,纪元重开新史;空前绝后,人物且看今朝。大气豪迈、气壮山河。像“覆地翻天”“空前绝后”等这些雄词,不用在开天辟地的毛泽东主席的身上,谁人敢用?

我们再看张伯驹挽陈毅联:仗剑从云作干城,忠心不易,军声在淮海,遗爱在江南,万庶尽衔哀,回望大好河山,永离赤县;挥戈挽日接尊俎,豪气犹存,无愧于平生,有功于天下,九泉应含笑,伫看重新世界,遍树红旗。张伯驹因这副挽联受到毛泽东的赏识,一时传为美谈。像“仗剑从云”“挥戈挽日”“有功天下”用在一位开国将帅的身上,就恰如其分。如果小人物用这些豪迈奔放的词,那会让人感觉不恰当不妥帖。

但仇老改变了我的看法,欣赏他写的挽联,有大气雄壮之美,他敢用雄词奇语来写凡夫俗子,而且妥妥帖帖。他写出了老百姓的平凡人生,也写出了老百姓的英雄豪气。他为襄汾老家张槐村农民张福安写的挽联:求活命,少年学艺,沸铁烫沙,汗中日月;为济家,挑货串街,迎风冒雨,担上生涯。

旧社会,学翻沙最早,张槐无二者;新中国,懂铸造最精,梓里第一人。

张福安当过伙计,学过铸造业,做过小买卖,一生务农。像“张槐无二者”“梓里第一人”这样表述,既大气,又符合逝者身份。仇老用他的一支大笔,让一位多才多艺的普通农民形象跃然纸上。

再看他为张槐村农民张德庆写的挽联:常积德,时善施,生前人品如松凌瑞雪;睦亲友,和邻里,逝后遗风似水照青天。

做宴席,搞推拿,施针灸,可称人世经纶手;擅建筑,会开脸,踩高跷,堪作家乡老少师。

张德庆青年时去宁夏学徒经商,后返回故里,学会建筑、大厨,会推拿、针灸,懂戏剧开脸,会踩高跷翻跟斗,才华横溢,乐善好施,友善邻里,热心为公。用“人品如松凌瑞雪”“遗风似水照青天”“人世经纶手”“家乡老少师”来定位农村的一位能工巧匠和多面手,没有觉得突兀,不切身份,仇老对语言火候的拿捏和把握,真是了得!

恰如其分为普通人写挽联

曾国藩身后毁誉参半,既是镇压太平天国的“曾剃头”,又是大清王朝的中兴名臣,一生“立德立言立功”,青年毛泽东曾说:“独服曾文正公”。曾国藩去世后,门生故旧送挽联者无数,因其经历曲折,事功非凡,许多有头脸的人都用挽联寄托对曾氏的哀思,所送挽联也尽展作者的才华才情。李鸿章送的挽联是:师事近三十年,薪尽火传,筑室忝为门生长;威名震九万里,内安外攘,旷世难逢天下才。李鸿章对恩师的深情怀念和功绩评价尽在一副挽联中。

虽然逝者已矣,盖棺论定,说几句好听的话也不过分,但作者还是会斟酌再三。为历史上的大人物写挽联,可写的内容丰富,可说的事迹突出,再大的溢美之词也敢用,再多的恭维之语也敢说,没有人会指责,会怪罪,会说三道四。

小人物没有惊天动地的事业,没有流传千古的故事,没有美丽动人的传说,想给这些芸芸众生写好挽联绝非易事,但仇老做得恰如其分,让人佩服他的本事。

仇老为当过小学教师,后退休返乡务农,擅长书法的张梦培送的挽联是:在杏坛,名不贪,利不沾,竭虑殚精忙教育;到晚上,事不问,门不迈,挥毫泼墨写人生。

道续千年,愿做人梯,植李培桃兴伟业;儒函万古,甘为蜡炬,披肝沥胆育英才。

在村里,做农民,常用心田播洒廉洁种;

到教坛,解疑惑,永凭汗水勤浇智慧花。

在仇老的笔下,张梦培这位儒雅高古、好学不倦、甘于奉献的基层教师形象,挺拔丰满,摇曳多姿。

生花妙笔写尽普通人功业

仇老永远用美好的眼光看人,欣赏每一位联主的动人事迹,赞美每一位联主的闪光人生。他为曾在临汾市工商局工作的王英铭七秩华诞送的贺联是:山水画张张溢彩,丹青点亮千秋月;楷行书字字传情,翰墨写红万古春。

墨海竞舟,文澜鼓浪,长天涛涌砚边起;艺坛献技,宣纸展春,大地鲜花笔下生。

仇老用他的生花妙笔写出了王英铭先生多姿多彩的书画人生。

仇老讲:“创作的每一副楹联,都寄托着我对相关人的一片真情。”或祝福,或寄情,或哀思,或纪念,都包含着他的满腔热血和赤诚之心。

我认为,除此之外,这生花妙笔还来自仇老的宽阔胸怀和高远见识,这是一个人的胸襟和气度,这是一种人生境界!

“古人学问无遗力,少壮功夫老始成。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陆游用一首诗讲明了学问真知。不知多少世人为寻得做对联的门径孜孜以求,但对仇老而言,胸中有乾坤,下笔如有神。所谓:“奇词大句,须得瑰玮飞腾之气驱之以行。”

这本事可不是一下子能学到手的,让我们躬身以行,用心琢磨,或许能窥知一二,觅得门道。但不要高兴得太早,技巧或许不在话下,做人的境界是学不来的。

境界胜过技巧,为文全在气盛。这是仇老的对联给我们的启示。

来源:山西日报 米厚民文/图 

[责任编辑:fw015]
分享到:

上一条:只有上联无下联:云南200年古寺对联你能对吗?

下一条:齐白石曾送毛泽东错字对联 误将“天”写成“云”

推荐阅读

猜你喜欢

推荐热图

曾国藩写给九弟曾

八旬老人撰万余副

老对联遭人为分家

将军碑欢喜庵驷马

回到枫网首页
枫网解梦历史秘闻知青之歌拜佛求签 健康养生养老生活放眼世界孝敬父母